Viscor

When Light Meets With Darkness

【When Light Meets With Darkness】
#狼队#
Scott性转AU
OOC!
【应该是小小队的年龄设定,似乎是16、7岁对吧!小小队性转之后名为Scarlet,先在原来的学校上高中之后能力显现才转学,其他人物设定不变】
【开车?等小小队成年啦(然而并不会写肉)】

Chapter 1

窗外传来细密的雨声,清晨的阳光被云遮挡,只留下阴灰的天空。点点光亮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房间,在黑漆漆的墙上留下斑驳的印记。Scarlet按掉闹钟,无力地睁开眼,盯着天花板发呆。这几个星期以来她的头痛愈加严重,之前多次在课堂上痛到昏厥,视力似乎也有所下降,经常会到看着书眼前就一黑的程度。Scarlet不想让父母担心,每次在学校都只是从校医那拿了药吃了完事。
沉浸在不安与焦虑中的少女看了看闹钟上的指针,缓缓从床上直起身,拢了拢过肩的棕黑卷发,爬下床。褪去睡衣,望着穿衣镜里自己瘦削的身体,突出的肋骨,Scarlet叹了口气,穿上文胸、衬衫、外套和校服短裙。多亏了学校的制服,让Scarlet看起来没有那么瘦。她一边往腿上套着黑色的长筒袜,一边回应着厨房里母亲的呼喊,叫她起床吃早餐。

洗漱过后Scarlet坐在餐桌前,默默喝着牛奶,用叉子戳着盘子里卖相很不错的鸡蛋。因为这几天吃药的缘故,她总是没有胃口,晚餐都是在母亲诧异和心疼的眼神中只拿了可怜的一点点,吃完就闷进房间写作业。一家三口围坐在餐桌旁。父亲率先打破沉默:“Scarlet,Alex今天回来,中午会到家。”
“嗯我知道,他有和我说过。”
“这几天你的状态不是很好啊,哥哥回来了你多和他聊聊,和我们有代沟的话,和Alex聊天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?”母亲带着忧虑的眼神扫了一下Scarlet,“你看你又瘦了!”
“好的我会的,我去上学了。”吃完早餐,Scarlet分别给了爸妈一个道别吻,抓起书包拎着伞,快速地出门,走向学校。

走在路上,雨声越来越大,气温似乎还降低了。“啊早知道换件厚的外套,这该死的天气真是变化无常”心里抱怨着天气,Scarlet缩了缩肩膀,加快步伐。

Scarlet快速走进教室,她在考勤这方面做得还是相当不错,她对于纪律的要求严格到“令人发指”。母亲曾不止一次地说她“没必要这么早就去学校应该多睡一会”,但这都被Scarlet当作耳边风。作为一个好学生,她上学从不迟到,不管是行动上,还是精神上。
她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,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塞进桌肚。她本应按惯例先预习一下今天的新课内容,却突然地感到头部一阵剧痛,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模糊起来,视野两边泛起黑色的浪潮,快速吞没着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。她紧紧地闭着眼,为了不让身边的同学觉察到异样,她只好把脑袋枕在桌子上,手臂围在头两边,装作在补觉,而自己的知觉却一点点消失......


Miss Scarlet!Scarlet Summers!!物理老师加大的音量把Scarlet从睡梦中唤醒。Scarlet猛地睁开眼,看见讲台上老师那非常不高兴的脸色,只好强打起精神,盯着课本,却读不进一个字。
她的视野中,忽隐忽现着,细小的红光。
Scarlet强忍住因恐惧而漫上眼眶的泪水,坐在椅子上一直忍到下课,就直接冲去了盥洗室。同班几名抱着书想问她问题的同学敢到十分诧异。

Scarlet冲进空无一人的盥洗室,重重地关上门并上了锁,跑到洗手台前,双手撑着大理石台面,上身往前倾。她瞪大了眼睛盯着镜子里自己的面孔,她本应湛蓝的眼眸,现在却涌动着一股红色的微光。她快速地眨眨眼,红光没有消失,反而更加明亮。眼前的镜子中的人像逐渐被红光遮挡,Scarlet恐惧而绝望地闭上眼睛,祈求着不要再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而这骇人的红光只是自己的幻觉。她凭着感觉找到门,颤抖着慢慢走回教室。

盥洗室到教室的距离不长,可Scarlet感觉走完这段路像过了一个世纪。
她不敢睁开眼,怕那红光对周围的人有什么危害。课是不能上了,她(闭着眼)拜托同桌和班主任请了个假。草草收拾了书包,在楼梯转角处的公共电话边沉默。
现在是要打电话给父母吗?不行,那样自己的病就暴露了......我现在只能,先联系Alex.....不知为何,Scarlet对于哥哥的信任比对父母还要多。她隐约觉得哥哥对这类事情,一定有解决的办法。
“喂....Alex?”
“Scarlet!你不是在上课吗?我在回家的火车上呢!怎么,出了什么事情了吗?”
“我现在出了一些事......你能到学校来把我接回家吗?我只想让你一个人知道这件事,求你不要告诉爸爸妈妈.....Scarlet越说越小声,生怕自己情绪失控就让红光迸射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。
熟知自己妹妹性格的Alex沉默了一会儿,二十年前发现自己的能力时的兴奋与现在的担忧一起涌上心头,那时Scarlet还没有出生,自己也不知道发出镭射激光的变种能力会不会遗传,只是觉得这个能力看上去真的好酷。但从刚才的对话来看,自己的担忧,恐怕变成了现实。
“好,Scarlly你在学校等着我,我一到就马上过去啊。”Alex努力压下语气中担忧的成分,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轻松愉快。
“嗯.....”Scarlet小声地回应,沉重地挂上了听筒,坐在台阶上垂着头,陷入沉思。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Scarlet听见了自己哥哥的呼喊。她抬起头,差点睁开眼睛,头顶就感觉到有一只手在轻抚她的发丝。她抓住那只手,就闻到了Alex身上特有的淡淡的气味。她起身紧紧抱住了Alex的腰,头顶在Alex的下巴上,脸埋进Alex的胸脯,贪婪地呼吸着Alex身上的气味。或许是独自一人生活得太久了,一接触到自己的哥哥,Scarlet就不肯再让他离开。她内心的恐惧与孤独在一点点侵蚀她的心理防线,她害怕如果哪一天连Alex也离她而去,她会彻底地崩溃。
看着怀中妹妹的样子,Alex只好轻拍着她的背安抚了她几下,就帮Scarlet拿起了书包,用手牵着她走出了学校。

到了家里,看见Alex和Scarlet到家的父母十分高兴。Scarlet不想再被父母针对眼睛的事情盘问个不停,只好偷偷拜托Alex让他把午餐端进房间,自己以不舒服为理由快速离开玄关,一头钻进房间。

凭着对自己房间的熟悉程度,Scarlet拉上了窗帘,背靠着床坐在地上,双腿弯曲,把额头抵在膝盖上,紧闭着眼睛,任由长发遮挡了脸颊。她的脑海里甚至还时不时地出现几道红光。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,也不知道以后自己的同学会怎样看待自己,是把她当作一个怪物吗?小时候听着母亲的故事,早期人们对待所谓“怪物”的残忍的方法,让她不由得瑟缩着将眼睛闭得更紧。

TBC

有什么错误欢迎指出w

评论(7)

热度(39)